虽然在上海待过好长时间,
但我确实只去过三次上海,
这是第三次。



















变化的花木路,
永远的记忆。
我心中的魔都,
从未改变。